变化中的700亿产业:平民上马 “贵族”下沉

(懒熊体育 丁梦垚/文)最近,一位叫做丁真的藏族小伙和他的小马“珍珠”频频登上热搜。微博网友称,一些选秀节目已经开始与丁真接触。但丁真却在接受四川观察直播连线时说,他的梦想,是当一个“赛马王子”。

丁真对赛马的热情,正是藏族、蒙古族等少数民族赛马文化兴盛的缩影。我们无法用数据呈现他们对赛马的热爱,但却能通过了解当地的赛马习俗来窥探一二。

事实上,除了少数民族赛马文化的昌盛,我国马产业也在世界范围内拥有相当的优势。由农业农村部、国家体育总局联合印发的《全国马产业发展规划(2020-2025)》(下文简称《规划》)数据显示,2019年,全国马存栏367.1万匹,占世界总存栏的6%,位居第5位,马业全产业链产值约700亿元。

然而,在大部分国内城镇居民的日常生活中,能感知这“700亿元产值”的渠道少之又少,无非就是影视综艺、休闲娱乐和马术培训3个。真正能让全民关注的马术运动,还要追溯到12年前的北京奥运会马术比赛。

北京奥运会的马术渊源

2008年8月9日至21日,北京奥运会马术比赛在中国香港进行。8月的香港,气温直逼40℃,这次比赛不仅是史上首次在极端湿热条件下举行的世界级马术比赛,也是中央电视台首次转播奥运马术三项越野赛。同时,华天也成为首位“中国骑士”,重要程度不言而喻。

▲华天在2008年奥运会赛场上。

实际上,除了华天首次代表中国出战奥运举世瞩目,北京奥运会马术比赛为何移至香港举办,也是人们彼时关注的话题。2005年确定易地举办马术比赛后,中国马术协会曾在官网刊发一篇新华社的文章,向公众道出原委。

原来,从申奥到筹备奥运会场地期间,由于一系列原因,中国尚未恢复在世界动物卫生组织(OIE)的合法权益。中国内地地区在OIE的认知中属于“疫区”。一旦身价千万的马匹进入疫区参加比赛,它们将永远无法再返回本国,这对参赛国和选手来说都难以接受。此外,如果一定要在北京举办本次马术比赛,北京奥组委还需特地建立“北京市无特定马属动物疫病区”,即场地方圆35平方公里范围内不能有其他马匹和可能有传染性的马属动物,以及需要兴建马匹医院、制定犬猫疫病控制策略、建立动物疫病预警系统等等。一系列繁琐的程序,无疑增加了在北京举办马术比赛的难度。

相反,远在南方的中国香港却满足这一切条件——中国香港的赛马业发达,也能为此提供不少帮助。一番权衡之后,北京奥组会还是做出异地办赛的决定。当时,香港成立了北京奥运会马术委员会,委员会以公司形式成立了一个执行机构——北京奥运会马术比赛(香港)有限公司,来负责筹办事宜。

为了支援本次办赛,香港赛马会捐出8亿港元建造赛场。华天的父亲,马术自媒体人华山还提到,“两个星期的奥运马术比赛花掉了约20亿元”,其中北京奥组委出资5.9亿人民币。

最后,这场跨越两千多公里的马术比赛圆满结束。但当年北京奥组委马术项目主管王蔷回忆起这件事时,还是感叹道:“最后决定在香港办,其实我们还是有点失落。如果是在北京办的话,肯定对内地的马术运动有极大的提升。”

▲2008年的王蔷(左一)。

马术培训挑起重担

尽管马术培训早在上世纪80年代就在我国开始发展,但不可否认的是,北京奥运会对马术比赛的转播,让国内的马术运动有了更长足的发展,不少爱马人士也开始参与到产业建设中,卢新羽就是其中一位。2006年,她回国创办高端马具品牌ELLA。

▲ELLA门店内部。

“当时创办ELLA的时候,国内的马术俱乐部和比赛都比较少,非常奇怪,我觉得我们本身马术的历史和文化这么深,其实可以把它做得非常优秀。于是我就希望借ELLA跟大国内的家分享马术文化。” 卢新羽告诉懒熊体育,刚回国时,她邀请好友骑马休闲,偶尔会有人因为觉得危险而拒绝。

或许受到古装影视剧的影响,不少人对骑马时的保护措施和装备并不了解。事实上,当下国内的马具行业已经发展到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国产马具品牌依靠性价比已然打出自己的优势。据国内马具连锁品牌“八尺龙马具”某店长对懒熊体育介绍,近几年到店购买马具的人越来越追求性价比,不少家长或孩子都是为了学习马术前来购买护具,性价比更高的产品更符合他们的需求。

发展到今天,国内也不乏一些国产高端马具品牌,ELLA就是其中之一。但据卢新羽介绍,她创办ELLA也不单单是为了赚钱。她在奥运会之前就创办了ELLA,原因就是希望将马术运动带来到北京,将自己的热情在中国点燃,让国人也可以体验到美好的马术生活。

像卢新羽这样因为热爱而入行的人不在少数,王蔷也是其中之一。在成为北京奥组委马术项目主管之前,她就创立了北京天星调良马术俱乐部。

天星调良马术成立于1999年,到目前运营已超过20年。但据王蔷会议,天星调良马术并不是国内最早创立的马术俱乐部。早在上世纪80年代,国内就已有2至3家马术俱乐部正式运营。成立至今,天星调良马术已从传统的马术教学拓展到行业(专业)培训、承接赛事、马文化艺术传播等方面。

▲天星调良马术场地俯瞰。

天星调良马术的教学业务采用会员制收取年费,据王蔷介绍,随着近些年学习马术的人群越来越多,传统的马术教学业务已经开始逐渐盈利,这也是天星调良马术的主营业务。但由于近些年俱乐部开始有意地、规律地举办各种规模的赛事,所以每年也需要“靠传统业务和主营业务的钱来养赛事”。由此可见,尽管“马术培训”这一环节已开始呈现市场化、大众化趋势,但其延伸的上下游产业商业化情况仍然堪忧。当然,一定程度上这也是国内小众运动的普遍问题。

但值得庆幸的是,马术培训项目——尤其是青少年马术培训——的火热,无疑让马术运动有了一个被更广泛了解和认知的切口。目前,国内的马术培训形式以英式为主,加之辅以具有机构特色的内容。一些比较知名的俱乐部——例如天星调良马术则是与英国马会(BHS)签约,获得其资格认证并引入其训练体系。

《马术》杂志发布的《2019中国马术行业发展状况调查报告》显示,2019年,马术俱乐部的会员年龄分布以青少年为主,其中儿童、青少年的会员总占比77%,俱乐部课时费平均为488元/节;从区域分布来看,华东、华北地区的马术俱乐部居多。华东地区占比32.48%,华北地区站29.01%,这两个地区占全国马术俱乐部总比例超过一半以上。这一传统意义上的“贵族”运动,正在变得越来越亲民。

这同时也证明着一个趋势:人均GDP越高的地区,马术运动发展更蓬勃。而在这些地区,也演变出了一些全新的业态,例如商场单店业态的马术培训、结合语言或素质教育的马术培训等等。懒熊体育旗下公众号「运动连锁指南」,曾做过一篇《把马术馆开进商场,这可能是目前最贵的儿童运动》的调查,武汉、杭州、重庆、上海等城市均有开进商场的马术俱乐部,不少机构已然形成连锁趋势。位于上海的骑剑殿更是将马术培训和素质教育结合起来,希望借此培养青少年的团队担当等品质。发展到今天,马术培训早已不是狭义上的技术培训,而正在逐渐成为一种家长教育孩子的手段和人们的生活休闲方式。

截至2019年8月31日,全国共有2272家马术俱乐部,其中关闭112家,现有2160家,增长率17%。从2017年起,全国的马术俱乐部一直保持着两位数的增长趋势。可以确定的是,随着一系列影视综、2022年亚运会等渠道的推广和曝光,马术培训行业还将持续增长。而这一项目的发展,也势必将联动马产业其他细分行业的崛起。

崛起,任重道远

虽然越来越多人开始了解并参与到马术运动当中,但阻碍其发展的问题也不在少数。《规划》中就提到:马品种资源挖掘利用不足、生产方式整体落后、产业链各环节联结不紧密、市场培育尚不成熟4方面问题。其中,有3个方面都存在于马产业上游—马匹的质量问题。

业内人士告诉懒熊体育,尽管近年来国内马厩也开始注重优良品种的繁育,但目前大部分骑手的参赛马匹都是从法国、比利时和英国进口而来。国内品种较好的蒙古马和伊犁马也各有特点,适合供给不同人群教学使用。但这两个品种的马放在高级别赛场上,其实还相差很远。

这一问题,一方面与国内畜牧繁殖习惯有关。国内散养的马匹繁殖,大多是自然繁育;但在国外,每一匹品种马的父母、生日、血统等信息都有机构统一收集管理。优质的品种之间会相互交配,繁育出更加优质的血统。例如,纯血马耐力和爆发力较好,一些马种性格比较温顺,将这两种马匹的优点相结合,就能培养出适合比赛又稳定的赛马。但该业内人士也表示,这样的繁育往往需要几十年甚至上百年的时间,国内目前还不存在这样的繁育体系

制约马术运动发展的原因远远不止马匹质量一个。杭州伯骏马会城西银泰城店长周扬认为,当下最大的问题是“土地”。“开设一个马术俱乐部占地面积很大,同样面积的土地,开发商拿去作为商业用地会更值钱。站在商业的角度,做马场的回报率没有那么高,除非是真正的爱好者或是有一定资本积累的人,其他很少会投资马场。”周扬提到。

尽管上文提到,华东和华北地区的马术俱乐部数量和学员偏多,但我国真正有更广阔土地的地区却是在中西部。日渐紧张的土地和日渐发展的经济在给予马术运动尝试更多新玩法的同时,也在限制着马匹的活动空间。要解决这一问题,只能等待政策的倾斜。

在王蔷看来,国内马术要想有长足发展,当务之急则是尽快建立一个适合本土市场、社会环境和各方面条件,同时又能与国际要求接轨的体系。这样一来,不管是马术运动员、从业者、业余爱好者还是学员等,都能在这一体系下获得应有的利好。

与制定其他产业规则不同的是,马产业不仅要考虑“人”,还要考虑“马”。在国际要求中,马匹福利是一项非常高要求的原则,这也是一个区域内马产业能够良性运转的前提,这就需要规则制定者考虑更多。

这同时也是马术行业目前没有大规模接受资本涌入的原因之一。对于一个处在上升期的行业而言,资本介入是好事,但一定要符合行业规律。懒熊体育在与马术从业者交流的过程中,最深的感受之一就是:他们并不是把马当做赚钱的工具或流水线上的产品。相反,他们与马之间的相处更像是同伴、朋友。或许在当下的社会环境,所谓的“马匹福利原则”种种条款还不足以被所有人接受,但试想,如果从业者违背马的意志和生理底线,滥用这一核心资源,又能给自己带来多久的利好呢?

不过,近年来类似于《快乐大本营》、《三十而已》等影视综或是丁真这样的流量大户对马术运动的传播,也更多人开始理解如何正确使用马,并将周末交给马场。八尺龙马具某店店长也提到,因为门店开在郊区马场附近,每周周末也是他们访店人数最多的时间。此外,北京市朝阳区设置的“崔各庄马道”也已经开始试运营,能在林间小道骑马赏景,别有一番滋味。

▲《三十而已》顾佳说服儿子学习马术。

我国对马术的支持也一直在路上:《海南省国家体育旅游示范区发展规划》中赛马项目赫然在列,武汉“东方马城”也在逐渐成为国内赛马新地标;值得一提的是,2022年杭州亚运会马术无疫区管控也已启动。从北京奥运会到杭州亚运会的转变,不管是马术培训行业的增长还是体育赛事对马术的愈发重视,或许都在预示着这项运动正在更加走进普罗大众。

(懒熊体育 丁梦垚/文)

PC4f5X

文章作者信息...

留下你的评论

*评论支持代码高亮<pre class="prettyprint linenums">代码</pre>

相关推荐